世界葡萄酒大师阵营首位中国人朱简:快没钱做品酒训练的时候,炒股收入支撑我完成学习| WBO专访

文| WBO团队

 

8月30日,对中国葡萄酒行业而言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就在当天,英国葡萄酒大师协会正式通知,来自中国或在中国工作生活的朱简、杜慕康、朱利安通过了世界葡萄酒大师(MW)所有阶段测试。加上此前成为MW的赵凤仪,中国已经有四位大师。

 

最令人兴奋的是,朱简,这位出生于1988年、来自南京、目前在美国读书并实习的小伙子,成为世界葡萄酒大师阵营中第一位真正的中国人。

 

WBO葡萄酒商业观察也第一时间对朱简进行了专访。

 

 

WBO: 朱简老师好,恭喜。得知自己获得世界葡萄酒大师,你的第一感受是什么?

 

朱简:百感交集。当时坐等了一天,已经精神麻木了。等到电话通知时,能感受到的只是各种情绪乱窜。

 

WBO:请问您毕业于哪所学校哪个专业?又在哪里实习?

 

朱简:UC Davis(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Viticulture and Enology硕士学位,毕业后的实习在美国叫做OPT(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目前在Napa Valley Wine Academy教课。有空回国时还在龙凤美酒顾问教一些课。

 

WBO:未来准备回中国工作吗?

 

朱简:毕业实习结束后,在国内工作的时间肯定会比现在长,但并不会像2010至2015时期一直呆在北京教课。工作地点永远是跟着专业项目走的,要看今后做的学术项目(比如感官科学等方面)在哪里。

 

WBO:当初您是如何接触到并喜欢上葡萄酒的?

 

朱简:大学期间在中国农业大学上马会勤老师的葡萄酒品鉴课程时产生了一些兴趣,进入龙凤工作时期兴趣越来越浓。就是喜欢各类葡萄酒给我的感官体验和葡萄酒背后的知识。

 

 

WBO:什么原因想让您从事葡萄酒讲师这份工作?这份工作带给您什么乐趣?

 

朱简:赵凤仪老师从我进入龙凤开始就鼓励并培训我从事讲师这方面的工作,乐趣是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以及不断学习葡萄酒知识。

 

WBO:是什么促使您一步一步从接触葡萄酒到考上世界葡萄酒大师?

 

朱简:我本来只是来UC Davis读书。2016年葡萄酒大师机构第一次在纳帕的Robert Mondavi(罗伯特蒙大菲)酒庄开展了葡萄酒大师项目的介绍课程,还包括一个当堂的入学考试(可选)。我心想既然介绍课程的费用包括入学考试费,那肯定选择参加入学考试啊,没想到被录取并且入坑了。从入学开始到考上葡萄酒大师,靠得是各方面的学习和工作机会:在龙凤讲课打下的基础,UC Davis的学位让我牢牢掌握最科学和与时俱进的葡萄栽培和葡萄酒酿造知识,在Cakebread酒庄取得酿酒经验,在Hall酒庄获得我最不在行的葡萄酒市场和商业运作的经验。还有我过去一两年幸运地住在纳帕,这里有一个全世界最勤奋的葡萄酒大师考试品酒训练小组。第二阶段考试前的整整一年,我们每周日都聚在一起集训,上午是12款酒的模拟考试,下午是12款酒的主题品鉴和讨论。

 

WBO:三年就考上世界葡萄酒大师,您有什么诀窍?

 

朱简:不断地学习,向全世界各领域的专家们请教,最重要的是训练:每周做过去的理论考题。对于品酒考试,请参考问题6的回答,全靠在纳帕品酒小组的超强度训练。

 

WBO:龙凤美酒创始人赵凤仪老师带给您什么样的启发或帮助?

 

朱简:方方面面。最大的启发就是在葡萄酒教育领域,学生获得有用的知识是最重要的。最大的帮助就是给了我5年不可替代的工作经验和葡萄酒知识。

 

WBO:在考大师的过程中,遇到了什么样的困惑?有没有想过放弃?最终是什么支撑您?

 

朱简:没想过放弃,因为我心态一直是交了那么多钱,那只有专注于学习和考试才不浪费。可能是穷学生对于钱的珍惜支撑着我。我在快没钱做品酒训练的时候,多亏了Bilibili,因为2018年B站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时候我立刻买了它的股票,短期内因为FGO手游的火爆,B站股票涨的很快,我小赚了一点钱,从经济上支撑了品酒训练。

 

WBO:考上大师后,您对未来有什么规划?

 

朱简:未来侧重学术方面。我在UC Davis的毕业综述性论文写的是红葡萄酒色素方面的内容(’A quarter century of wine pigment discovery’,有发表在期刊上:https://doi.org/10.1002/jsfa.9840),葡萄酒大师论文写的是感官实验的内容(The impact of acidity adjustments on the sensory perception of a Californian Chardonnay,可以在葡萄酒大师官网上填表索取)。将来会在微生物学、酚类物化学和感官科学等方面请教达人们,看能否参与一些实验或者科学项目。同时,我会在国内外教一些课程。

 

 

WBO:您觉得中国葡萄酒教育行业发展到了什么阶段?遇到什么问题?

 

朱简:根据我个人在中美两地教课的经验来看,中国葡萄酒教育行业发展到了世界领先的阶段,因为我们大部分中国人的学习能力超强大。问题是全世界都有的问题,所有流行的葡萄酒证书都以产品知识为主,但葡萄酒包括太多方面,我们还需要其他方面的培训教育,比如和生产相关的科学知识,和做生意相关的市场、销售经验等等。

 

WBO:中国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到葡萄酒考级或者教育行业,您有什么话想对他们说?

 

朱简:兴趣最重要,但兴趣不是生来就明确的,而是培养出来的。葡萄酒相关的领域十分广泛,希望大家能在考级中培养自己独有的对葡萄酒的情怀。如果从事教育行业,学生的发展永远是第一位的。

 

WBO:中国葡萄酒市场也遇到了一些瓶颈,增长乏力,您觉得葡萄酒教育未来应该如何与葡萄酒行业发展联系起来?

 

朱简:这点我很不熟悉,因为个人从来没有在国内卖酒的经验。葡萄酒教育不应该局限于产品知识。另外,我相信真正饱含市场经验的公司或达人们肯定在培养一代又一代的葡萄酒市场精英,培养的方式不一定要通过课程学习,实干经验更为宝贵。

 

WBO:您自己对一瓶”好葡萄酒”的理解是什么?

 

朱简:特定的时刻让自己感到很愉悦的酒。

 

WBO:您认为一个“好的葡萄酒讲师”的标准是什么?

 

朱简:对学生负责。


上一篇:中国市场已成为誉嘉重中之重——WBO专访誉嘉葡萄酒集团总裁Ari Mervis
下一篇:威龙董事长王珍海:征战沙场27年,从破产边缘到“全球有机大王”| WBO人物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