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Asti 甜水狂欢过后,留下了什么?

2019-05-14 15:44 WBO葡萄酒商业观察 管理员

葡萄酒,涉及意大利时

聊起来就没完没了

不深入了解

就难免沦为别人眼中的 

Moscato d‘Asti ~

 

 

愈演愈烈的的天气 ,让人不自觉地升起躁意,手指敲打着键盘,脑袋却渴望着有一杯酒,如雪碧和可乐一般,清凉之余又跳跃着欢腾的泡泡, 翻开朋友圈,原来都安排上了。

 

 

Asti 是个地名,位于意大利西北部皮埃蒙特,盛产起泡酒。懂葡萄酒的人都知道:这里是全世界最好的莫斯卡托葡萄( Moscato)产区,没有之一

 

(图片来自:winefolly)

 

作为 DOCG 产区的 Asti, 盛产酿造的甜水主要分为两种:Asti DOCG( Spumante 型,即高泡型,专属称号是大甜水 )和 Moscato d‘Asti DOCG ( Frizzante 型,即微气泡型,专属称号是小甜水),有人把这两种 DOCG 级别的甜水称为意大利对非香槟的起泡酒市场的 Double Kill 。

 

(图片来自:winefolly)

 

 

皮埃蒙特,时光拉回1806年,Thomnas Jefferson , 对一款用内比奥罗的酿造的起泡酒赞叹不已( 彼时闻名遐迩的意大利酒王还未开始生产 )。到了1850,Carlo Gancia 从法国香槟地区学习回来后,决心在皮埃蒙特酿造属于意大利的起泡酒。

 

 

他选择了当地古老的白莫斯卡托葡萄( Moscato Bianco 又叫 Muscat Blanc à Petits Grains 即 小粒白麝香葡萄 )( 意大利本土名称为 Muscat Canelli ), 它生长在 Asti 地区的 Canelli 小镇,葡萄本身具有十分浓郁的香气,酿酒师和品酒师常常用 " Grapey " 来形容它的气味。

 

(图片来自:winefolly)

 

在Canelli,Carlo Gancia借鉴了了同时期香槟地区的传统酿造法( Methode Champenoise ),根据意大利本地情况进行调整,研发15年,终于在1865年,成功酿造出意大利第一款起泡酒,称之为 “ 莫斯卡托香槟 "( Moscato Champagne )

 

(图片来自:winefolly)

 

有个细节要注意,彼时的法国香槟是传统的甜味风格,所以 Carlo Gancia 所生产的第一代意大利莫斯卡托香槟也是甜的,用的蘑菇塞。

 

后来,当地的酿酒师们发明了一种称为 Frizzante 型的微气泡酒,酒精度只有5%vol左右,比 Spumante 高泡酒度数更低、口感更甜,成为了今天 Moscato d‘Asti 前身。酒庄工人可以随时享用,不会醉倒而影响工作。后来这种酒逐渐成为了皮埃蒙特当地居民的饭后餐酒,也搭配甜点享用,到了19世纪末期,当地商店开始出现这种起泡酒的身影。 

(图片来自:winefolly)

 

随后的岁月,由于周边地区酿酒者的效仿,很快越来越多的意大利产区也开始生产起类似香槟的意大利起泡酒,比如美国加州地区。因此,在小编看来,虽然法国香槟年代久远,早已奠定江湖霸主地位,但真正将起泡酒普及推广,使得中低阶层能日常消费的,还得是意大利皮埃蒙特 Asti 产区

 

 

有一个事情我们要注意,就是在1895年,意大利酿酒师 Federico Martinotti 尝试了一种新的起泡酒酿造法,但真正使这个方法进行工业化生产的是法国人 Eugene Charmat,1907年,因为是他发明了相关设备并且申请了专利,形成了今天国际上普遍采用的大规模工业化起泡酒生产法——Charmat Method ( 查马法 ,又叫 Italian Method ),查马法发明后所采用的高压不锈钢罐发酵法,在小编认为真正带来了 Asti 大小甜水的成功。

 

(图片来自:winefolly)

 

1932年, Asti 地区确定了统一的生产方式和产品标准,统一标注有 ASTI 。二战时期,在意大利的美军士兵,对他们来说,Asti 地区的这种甜型起泡酒有着致命吸引力。随着二战结束后,大量的 Asti Spumante 起泡酒作为伴手礼被带回美国国内,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认识并喜欢上了这种甜水,于是市场需求飙升。为了满足国外市场,Asti 地区的大量酿酒师们开始放弃耗费时日的传统香槟法,采用大大缩短酿造时间的查马法。可这样一来,反而使得出口出去的酒丢失了些许风味而影响了质量和声誉。

 

 

在1950后,意大利葡萄酒生产发生了广泛的技术革新,形成了当 Asti 用于生产大小甜水的工艺,称为“ ASTI METHOD ” 即 “ 阿斯蒂法 ”。采收期,葡萄被采摘并送至酒庄除梗和压榨后,葡萄汁经过滤后保存在低温环境中留待使用—— Asti 和 Moscato d'Asti 应该是世界上唯一能够使用现成的葡萄汁酿造的葡萄酒。所有 Asti 和 Moscato d'Asti 都是从头至尾在大型不锈钢加压罐中完成酿制(划重点)且只发酵一次( 在以前的查马法上发生了进化 )。将葡萄汁的酒精度单次发酵至需要的度数,同时令发酵过程中产生的二氧化碳达到需要的压力,之后,酒液被再次降温至 0°C 左右以终止发酵并过滤。最后,酒液在低温与加压的条件下被灌入低温无菌瓶中等待出售。

 

(图片来自:winefolly)

 

      据数据,与传统法香槟法和查马法相比,采用 ASTI METHOD 酿造的大小甜水与酒泥接触的时间要短许多,酒液因此颜色非常浅,更加澄清,虽然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某些香气物质变少了 (  主要是二次发酵阶段会产生的部分挥发性的香气 ) ,但却有助于形成麝香葡萄代表性香气——芳樟醇和氧化芳樟醇,使得葡萄自身的品种特性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因此 ASTI METHOD 和大小甜水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由于 Moscato d'Asti 的 “ 傻白甜 ”人设,甜度稍高、酒体更轻盈细腻、花香更突出,因此在原料的选择上需要成熟度更高、更完美的葡萄。不过,虽然用来酿造 Asti 的葡萄与 Moscato d'Asti 相比通常成熟度稍低、酸度更高、有更多植物味,但强烈的气泡和较高的酒度能一定程度上掩盖了低成熟度葡萄的缺陷 ( PS:对酸度的追求,全球酿酒师们越来越趋向提前采收,保持酸度 )

 

(图片来自:winefolly)

 

另一方面,由于 Asti 不拥有 Moscato d'Asti 那种高扬的香气,它的甜度有时反而会显得更高,稍稍失去一些平衡感。这些情况令 Asti 的无论美誉度还是价格,与它的妹妹小甜水 Moscato d'Asti 相比都略逊一筹,这也是为什么 Asti 对自己的定义通常是邻家大姐,平易近人,而小甜水,就是自家小妹,傲娇得不行。

 

 

酒和音乐在这个世界上,就像面条和筷子的天作之合,一旦某款酒被写进了歌词,那故事就精彩了。2005年到2011年这6年间,前前后后一大批美国的Rapper 和 Hip-hoper ( 比如 Lil’ Kim、Drake、Teairra Mari 以及 Kanye West 等 在发行的新专辑将 Moscato d‘Asti 与夜生活、激情、爱情以及性联系在一起,明明知道追不到手,却还要为你写歌,像极了爱情,这该死的 Moscato 。

 

 

于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2011年,Moscato d‘Asti 强势代领疲软的美国酒水市场实现了2%的增长。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自2007年以来,Moscato d‘Asti 一直保持美国市场的较大增长,特别是2011年,较之2010年,销量增长了70%跪拜在其裙下的是主要是刚刚过了法定饮酒年龄而涉世未深的群体,“ 少男少女杀手 ”  称号当之无愧。

 

 

由于中国葡萄酒市场发展较晚,比起诸如美国等成熟的葡萄酒市场,国民对于 Moscato 酿造的起泡酒的尝试也晚了很多,但从前几年开始,我们国家的小甜水市场也热闹起来了,品牌种类甚至到了让人眼花缭乱的地步,大小甜水也成了我们葡萄酒的 “ 国民初恋 ” 

 

 

纵观这几年的 Asti 甜水,它们在中国市场表现可圈可点,尤其是 Moscato d‘Asti,早已经将 “ 小甜水 ”一词变为专属称号( 划重点 ),每逢节日,各大电商平台纷纷做出相关活动,吸引消费者。小编分析后,发现皮埃蒙特小甜水取得如今的市场成功,以下几个方面值得思考。

 

 

  1. 葡萄品种本身的特点。带有甜美的花果香气与最原始的葡萄清香,伴随着现代先进的酿酒工艺,对于香气的把控更为精准,使其在口感和香气上更容易获关注,尤其是年轻女性的青睐。

     

  2. 产区官方的努力。Asti 地区的机构为了保证产品质量,一直在努力,成立了 Asti 协会为整个产区口碑负责。1993年,被授予了DOCG称号,虽然 DOCG 不代表质量绝对最好,也不与价格挂钩,但是对于种植和酿造过程的条条框框的规定,有利于产区的健康发展,形成了该地区甜水健康有序发展的基础。

     

  3. 价格方面。这个产区的小甜水基本上价格十分亲民,即使是DOCG级别的Moscato d‘Asti ,在国内市场基本在100元左右,即使年轻人能消费得起的,而且一些大名家的精品也不到300元,高端价格也能贴近一部分年轻消费者,所以前几年便形成了以年轻消费者为核心的主力人群,就像白酒领域的江小白那样,抓住了年轻消费者,赢了市场。

     

  4. 节日熟悉。这类小甜水带愉悦的气泡,能像法国香槟一样去庆祝,每逢节假日的欢庆时刻,商家们都可以进行营销推广,就如今天,母亲节来临之际,我写了片推文( 你读到这里我很开心 ),当今社会,谁会拒绝节日欢乐,又怎么少得了甜水呢?

     

 

明天就是母亲节,打开某宝准备选购一款小甜水回家和母亲共享天伦之乐时,在搜索 “ 甜水 酒 ” 三字后,排名靠前的皮埃蒙特 Asti 甜水就只有一款,出人意料,我又了关键词,一番搜索下来,图片血淋淋地反映的现实情况是,Asti 地区的的 Double Kill 在市场上无论是占有率还是销量,都不理想,我思考了后,总结了以下几点原因。

 

 

1.市场的新鲜度消失。以前作为一个全新品类的酒款,无论是价格还是口感等,确实和波尔多、香槟等传统葡萄酒有很大区别,消费者充满好奇,好奇心促使了消费者的消费行为

 

2.消费群体变心。前几年这两种酒开发的消费人群以年轻人为主,而且作为葡萄酒世界的入门酒种,的确容易取得开门红。但是随着那一批年轻消费者酒水消费的成熟,以及其它相似酒款的市场冲击,( 如图片中更为便宜的澳洲 Moscato ),而原来销售他们的酒商在对重新去开发新一批年轻人的热情已不足当初。

 

3.消费升级。中国这10多年来,消费一直在升级,当人们选购酒的时候,一开始确实会被大小甜水的品质和价格形成的性价比所吸引,可越来越富有的生活方式,使得我们更愿意去追求香槟,毕竟,腰包能支持随心所欲消费香槟时,大小甜水自然显 low 。

 

4.无序竞争。无序的市场竞争下,小编曾经在一年之内看见当时畅销的某人气Moscato d‘Asti 的国内代理权几度易主,根本没有让最开始的代理商有充分的时间去耕耘市场、收获到有利自身发展的利益,这样注定走不长久。

 

5.价格乱象。光某宝上面,能搜索到的皮埃蒙特 Moscato 甜水就不计其数,但这其中很大一部分仅仅是大区级别,连 DOC 级别都算不上,所以成本比真正 DOCG 级别的甜水低了太多,可是价格二者几乎没区别,实在是讽刺。由于 DOCG 不与价格挂钩,因此这一级别内,便宜的和贵的价钱也可以相差好几倍,更使得一部分无良商家趁机作乱。

 

 

大小甜水往日的成功说明它们在一个不成熟的市场中一开始取得成功是十分脆弱的,在不成熟的市场运营下,种种不利因素的市场波动轻易能将其葬送。曾经一度炙手可热的大小甜水,如今成了过气网红,过气了也不可怕,需要的是总结过去的经验教训,运用更成熟稳定的市场运营,思考如何东山再起。毕竟市场一直在那,要的是一个合适的契机罢了,我也不觉得它们以前只是昙花一现,正如某皮所说的那样,Asti 地区的 DoubleKill 应该是浪潮,曾经冲得很高,如今经历低估,终有一天,还会再度席卷而来

 

 

母亲节到了

带一支 Asti 甜水 回家

如果喜欢

欢迎关注我

 

 

-WITALY-专注意大利葡萄酒B2B服务商